美國2014或告別QE 聯儲官員1月會議後表態最全匯總

2014年02月19日 星期三 下午8:36

40 0

美國2014或告別QE 聯儲官員1月會議後表態最全匯總

(James Bullard)(聖路易斯聯儲主席):“我們現在處於縮減QE的過程中,貨幣政策將逐步回歸常態。不過,有人認為縮減QE已基本進入自動駕駛的狀態,這種看法顯然是不對的。影響QE縮減步伐的因素非常廣泛,大家真正關注的其實是政策指引。”(2月12日)

(Janet Yellen)(聯儲主席*):“如果接下來各種數據完全支持委員會關於就業環境持續改善和通脹重回長期目標的預期,委員會有可能在後面的會議中繼續逐步降低資產購買步伐。”(2月11日)

(Eric Rosengren)(波斯頓聯儲主席):“我們遠未達到勞動力利用率的歷史平均水平,因此我堅決認為貨幣政策制定者在退出寬鬆政策方面仍應保持相當的耐心。”(2月6日)

(Charles Plosser)(費城聯儲主席*):“我認為有理由早點結束當前的資產購買項目,以反映經濟前景的改善,並減少我們將在前瞻指引方面面臨的一些溝通問題。我傾向於認為越早結束越好。”(2月5日)

(Dennis Lockhart)(亞特蘭大聯儲主席):“除非經濟前景出現顯著的惡化,我認為按照當前步伐、在四季度之前徹底結束資產購買是合理的。”(2月5日)

(Jeffrey Lacker)(里士滿聯儲主席):“我認為暫停縮減QE的門檻依然非常高。資產購買項目帶來了勞動力市場前景的重大改善,但我不認為金融市場的進展對勞動力市場的狀況有實質性的影響。”(2月4日)

(Charles Evans)(芝加哥聯儲主席):“我認為現在是慢慢降低資產購買步伐的恰當時機,就像我們12月和1月的做法那樣。由於我們仍面臨諸多不確定因素,按照100億美元的步伐逐步削減是不錯的選擇。我不認為可能出現很大的障礙阻止我們在未來幾次會議上以100億的步伐繼續削減。”(2月4日)

(Esther George)(堪薩斯城聯儲主席):“只要GDP和就業增長依然緩慢、通脹依然很低,聯邦公開市場委員將繼續支持當前的貨幣寬鬆水平,此既為可取,亦為必要。我依然擔心繼續縮減QE可能帶來高昂的長期代價。”(1月31日)

:“現在失業率有所下降,我認為我們將不得不回到更傳統的貨幣政策,即在利率問題上作更多定性的判斷。這只是因為到時候我們將遠比現在更接近正常化的經濟。”(2月12日)

:“6.5%的失業率門檻基本上只是暗示我們不會在降至6.5%之前加息,但並沒有說降至6.5%以下之後將怎麼做。我們需要找到一個更恰當的方式來描述我們將如何對數據作出反應。”(2月11日)

:“當失業率接近甚至低於6.5%,我認為可以期待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修改前瞻指引,幫助市場和公眾來衡量經濟相對於某種目標的表現到底如何。我認為不久之後就需要修改前瞻指引。”(2月5日)

:“除非我們最終決定作更明確的闡述,指引只是找到恰當的用詞,對表述稍作修改。6.5%的失業率門檻即將失去意義,這是現實情況,我們只是需要意識到這一點。”(2月4日)

:“我認為我們需要對前瞻指引作認真的研究。我們從6.5%失業率的前瞻指引獲得了一些暗示,但這個門檻很快就要達到了。所以我認為我們需要對前瞻指引作一些修訂。”(1月31日)

:“隨著經濟走強,通脹仍維持在低位,標題通脹和核心個人消費支出(PCE)通脹去年僅上升大約1%,遠遠低於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對較長期2%的通脹目標。最近的通脹下行部分反映了一些短期因素,包括油價和非原油進口價格的下降。”(2月11日)

:“高通脹的潛在風險似乎非常低。事實上,我還擔心通脹無法以較快速度回升起來。從2013年初以來,通脹一直停留在1%的水平,近期數據也並無升高的跡象。低通脹與高通脹對經濟都是不利的。”(2月4日)

:“我們一直在密切關注全球金融市場最近的波動。我們的判斷是在目前階段這些情況不會給美國經濟前景造成太大的風險。當然,我們將會繼續監控局勢的發展。”(2月11日)

:“我的擔憂主要是新興市場動蕩是否會衝擊美國經濟,並影響我對經濟前景的判斷。另一個擔憂是它是否可能造成嚴重的金融動蕩。就目前而言,我認為可能性非常低。”(2月5日)

:“委員會經常顧及全球經濟環境,考慮對全球其他政策制定者可能造成的政策效應。但他們怎麼處理、怎麼做出自己的政策選擇,應該由他們自己決定。我們的政策目標只是讓美國實現物價穩定和充分就業。”(2月4日)

来源: finance.sina.com.hk

要分类页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