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 (記者 陳沛敏)

2013年12月09日 星期一 上午12:48

43 0

不朽 (記者 陳沛敏)

那應該是1995年吧。

種族隔離政策已告終結,曼德拉當上總統,白人政權執政時飽受經濟制裁的南非急於振興經濟,重返國際,邀請了包括香港傳媒在內的華人記者,到當地採訪非洲人國民大會執政下的南非旅遊業發展。

報館派我採訪。我想離隊到黑人城鎮看看,於是透過香港的團體,聯絡當地最大的工會聯合會「南非工會大會」(COSATU)搭路。他們很友善,很快就答應了。我在約定的時間到他們的辦公室,接待我的是一位年輕的黑人男職員。

他告訴我,會親自駕車載我到附近的幾個城鎮,探訪居民,了解他們的生活情況。出發前,他卻從抽屜拿出一支左輪,若無其事地說:「可以幫我拿着嗎?」我來不及反應,他已把槍塞到我背着的布袋裏,並輕鬆地笑着補上一句:「沒甚麼,以防萬一。」

這位熱心的工會幹事可能沒想過,來自香港的記者絕少帶着手槍採訪的經驗。毫無槍械經驗的我,一面想着手槍有沒有在包包內走火的可能,一面暗忖:「這支槍稍後不會派上用場吧?」幸好,採訪平安無事地順利完成,臨別前我小心翼翼的把槍物歸原主,並感謝他周到的安排。

我是衷心的。雖然採訪期間我多次因手槍在袋內翻動而分神,但我明白他的設想。1995年時南非局勢已趨平穩,但曼德拉獲釋後的90年至94年期間,白人政權及種族隔離政策逐步瓦解的過程中,南非充斥暴力與暗殺,千計的黑人和白人在鬥爭中死亡。

為了爭取所有人的自由,曼德拉失去了27年的自由。為了所有人平等的幸福,曼德拉的很多同胞犧牲了自己的幸福甚至生命。勝利的時候,曼德拉卻選擇寬恕代替仇恨、和解取代清算、真相而非遺忘。因為,曼德拉明白,當時只有這樣,才能把南非從內戰的邊緣拯救過來。

從來,曼德拉都強調,他一生致力的是所有人的自由和幸福,並非某個種族的自由和幸福。這是他不朽的地方。從武裝到非暴力,所有的策略考量,都是為了這個信念。

巨人離去,舉世悼念之餘各取所需。梁振英的悼詞着眼曼德拉「追求和平的不懈努力」。但當年曼德拉領導武裝組織,甚至被英美視為恐怖分子,遭白人政權以「企圖暴力推翻政府」判終身監禁的歷史,誰人都知。

不知經常強調「佔中不可能不犯法」及「依法追究違法暴力」的梁振英,是否記得曼德拉94年說過:"When a man is denied the right to live the life he believes in, he has no choice but to become an outlaw."

来源: hk.apple.nextmedia.com

要分类页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