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NewsHub追踪最热门的话题,分分钟更新,不容错过。 现在马上安装。

閻紀宇專欄》摩蘇爾戰役落幕,會是伊拉克的黎明、伊斯蘭國的黃昏嗎?

2017年07月10日 星期一 下午10:37
4 0
閻紀宇專欄》摩蘇爾戰役落幕,會是伊拉克的黎明、伊斯蘭國的黃昏嗎?

7月9日下午,伊拉克總理阿巴迪來到被「伊斯蘭國」佔領超過3年的摩蘇爾,穿上軍裝、身披國旗,慶祝政府軍終於收復這座全國第二大城。幾公里外的底格里斯河畔、摩蘇爾「舊城」邊緣,幾名伊拉克特種部隊官兵爬上一座土丘、升起國旗,但是突然間槍聲大作,伊斯蘭國的狙擊手!官兵四散奔逃、尋找掩護。後來他們往河的上游移動,找到一座可以抵擋的土牆,總算升起那幅國旗。

這或許正是今日伊拉克處境的寫照。從2003年美國時任總統小布希發動侵略戰爭以來,伊拉克始終無法從兵凶戰危的夢魘醒過來,一道又一道難關,宣布勝利的同時已埋設下一波戰亂的導火線。正是在這樣的惡性循環中,催生出一個型態極為獨特、而且惡名昭彰的「國家」──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IS or Daesh)。

IS在2014年6月達到「國勢」頂峰。他們在前一年轉進敘利亞攻城略地,在錯綜複雜的中東舞台上大大露臉;當年6月回師賴以起家的伊拉克,以閃電戰攻勢兵臨摩蘇爾(Mosul)城下,久經陣仗又有美軍訓練、美式裝備的伊拉克政府軍丟盔棄甲、全線潰敗。

6月19日,IS最高領導人巴格達迪(Abu Bakr al-Baghdadi)登上摩蘇爾的努爾大清真寺(Great Mosque of al-Nuri),公開宣布要建立一個「哈里發」(caliphate)──伊斯蘭帝國,建立一個意識型態極端反動的「人間天堂」。當時IS在摩蘇爾不只是大大露臉,而是震驚整個世界。

3年多過去了,底格里斯河(Tigris)似乎上演了一場「三年河東、三年河西」。IS極盛時期,疆域約相當於約旦或者南韓,人口超過1000萬人;今日的IS喪失的領土超過一半、損失的人口超過3/4。IS在伊拉克丟掉最重要據點摩蘇爾,位於敘利亞的「首都」拉卡(Raqqa)也遭聯軍圍攻,岌岌可危。放眼望去,IS似乎正在上演一場樓起樓塌的現世報。

但IS真的就帶著滿手血腥、聽著聲聲喪鐘、蹣跚步向滅亡了嗎?此刻歡呼恐怕還言之過早。從有形的軍事攻擊與恐怖攻擊戰力、無形的意識型態號召力,在可預見的未來,IS仍將是國際地緣政治上一股不可小覷的破壞力。其實,在2013年初轉進敘利亞之前,IS也曾被各方判定「來日無多」。

在軍事上,IS的戰力的確損兵折將,陣容大不如前;相較之下,伊拉克政府軍顯然已走出2013年夏天慘敗的陰影,不再是吳下阿蒙;在拉卡圍城戰打前鋒的庫德族(Kurds)「敢死軍」(Peshmerga)也是一支戰力、意志力都相當可觀的勁旅。

在摩蘇爾與拉卡兩場戰役,IS盡可能保存其核心幹部,未來雖然打正規戰恐怕力有未逮,但是打游擊戰、發動恐攻還是綽綽有餘。有智庫統計,16座曾被IS佔領的伊拉克與敘利亞城市,被「解放」之後總計發生將近1500起攻擊事件。近年只要伊拉克政府軍討伐IS有重大進展,IS就會選定城市發動大規模恐攻,設法讓巴格達(Baghdad)當局的勝利戰報淪為一紙笑話。

過去3年,IS除了在伊拉克和敘利亞開疆拓土之外,也先後在利比亞、埃及、葉門、阿富汗、奈及利亞、菲律賓等國建立山頭,雖然大多還不成氣候,但畢竟已開枝散葉、後患無窮。更可怕的是,IS還建立了一個無遠弗屆的「虛擬帝國」。

IS可能是歷來最善於塑造與宣傳形象、包裝與散播思想、傳授攻擊技能的恐怖組織,網際網路尤其是他們呼風喚雨的大本營,在世界各地培養出連他們自己也不知道的追隨者。2014年6月至今年6月,歐洲與美國發生51起重大恐攻,65名恐怖分子中只有12人去過伊拉克或敘利亞接受戰火洗禮,其他都是「新手上路」,有些連犯罪前科都沒有;許多「孤狼」(lone wolf)作案時甚至不需槍砲彈藥,只需一部箱型車或大卡車。

另一方面,回顧IS在2013年之前一度瀕臨敗亡、2013年轉進敘利亞重獲生機、2014年反攻伊拉克聲勢大振的歷程,其外在環境並沒有本質上的改變,各種分歧與衝突持續為IS之類的極端組織提供溫床。

敘利亞是不用說了,內戰延燒6年多還看不到和平曙光,庫德族與土耳其的大規模衝突一觸即發。在IS起家的伊拉克,阿巴迪(Haider al-Abadi)政府雖然要比前任馬利基(Nouri al-Maliki)總理時期上軌道,但是政治派系或內鬨或分贓、遜尼派與什葉派鬥爭激烈、官員貪污猖獗、經濟發展停滯的沉痾看不出轉機。

伊拉克政府估計,想要重建從IS手中收復的廣大失地,約需1000億美元(新台幣3.08兆元)經費,絕大部分得向其他善心國家伸手,目前巴格達當局拿到的遠期支票還不到10億美元。美國新任總統川普一再表明,他對於在美國之外地區進行的「國家建構」(nation building)毫無興趣,一切「America First」。

在摩蘇爾之前被解放的主要城市如提克里特(Tikrit)、拉馬迪(Ramadi)、費盧傑(Fallujah)、蓋雅拉(Qayyarah)與辛迦嶺(Sinjar),至今仍是殘破不堪,百廢待興。摩蘇爾的東城半年前就被解放,至今無法與全國電網連線,日常用水必須仰賴聯合國運水車。

摩蘇爾的西城(舊城)戰況最為慘烈,被美軍將領形容有如二戰末期遭盟軍狂轟濫炸的德國城市德勒斯登(Dresden)。在政府軍強攻與IS頑抗之下,舊城的半個城區毀於戰火,至少2萬幢房屋化為斷垣殘壁,老老少少的死者橫陳,空氣中瀰漫著刺鼻的屍臭。

對比阿巴迪總理與政府軍的歡天喜地,西方媒體記者探訪摩蘇爾時,有市民如是說:現在的生活比IS佔領時期還糟,至少IS的公共服務像樣多了,會清運垃圾、修橋鋪路、維持供電,「2014年的時候,伊拉克政府拋棄了我們;現在雖然回來,卻摧毀了我們的城市,到底是為了什麼?」每一個像這樣的「天問」,都可能會為IS挹注東山再起的動力。

来源: storm.mg

分享社交网络:

评论 - 0